ALEX.

忘了做自己。

此生不再期待“得到”谁

找自己.

ALEC:



此生不再期待“得到”谁


(本文来源/妞博网  文/我和祺祺)


那天看了一段曾奇峰老师精神分析课程的片段,其中的一个事例令我颇有些醍醐灌顶的感觉。一名女子,从小父母不和,妈妈总是对她讲爸爸的坏话,破坏她与爸爸的关系。长大后,第一段婚姻里,婆婆总是介入她和她老公之间。又一段婚姻里,老公对她很好,但她依然对往事怨念不断。

曾老师分析说,她的第一段关系其实对应的就是她童年与父母这一三角关系,而且由于她原生家庭中关系的稀薄程度,即使她后来的老公对她不错,她依然要用伤心的过去来稀释当下这份关系的浓度,以与过去的模式相匹配。她的第一段婚姻,是不会决定她的人格的,真正在人格层面塑造她的,还是她自己过去的家庭。曾老师进一步解释道,所谓的俄狄浦斯情结,其实就是一种模式,一个人如果跳不出这种模式,就会“玩不出这个家”。你敢于让自己比父母更快乐吗?你能允许自己有超过父母的成就吗?你能安然享受成功吗?所有这些,都被你的原生家庭限定了。

看到这里,我突然醒悟到,我们在谈论女性独立的时候,总是相对应于男性,讨论往往围绕着亲密关系展开,但实际上,我们分化的真正对象其实应该是自己的原生家庭,这并不是经济独立、脱离父母自立那么简单,更实质的,是你是否可以超越童年、父母给自己所有的那些限定,在各个方面,包括亲密关系的浓度、对快乐的接受程度、对金钱与成就的理解、对自身性别的认可度等等,跳出过去的模式,活出真实的自己。

大概会有不少人,像曾经的我一样,在寻找伴侣、试图走入婚姻的时候,更多地是在寻找“再生父母”。那时的我不过是一个小孩子,从一个家,走向另一个家,从一对不完美的父母,走向梦想中完美的父母,我期待的,始终都是“被照顾”,就像我们常听到的,“我的女儿,从此就托付给你了”。说到底,是我从未真正长大,自己始终是一个仰视父母的孩子。

昨天晚上和孩子一起看他们在幼儿园的视频(精选),其中一段是重阳节的时候我妈妈去为孩子们表演节目。抱着娃,看着屏幕上那位翩翩起舞的老人,有那么一个瞬间,我突然就觉得,这是一个成年女人对另一个成年女人的凝视,我不再是那个小小的乖女儿抬头望着已成为外婆的母亲,而是一种女人对女人的理解与欣赏。我仿佛看到屏幕里的她,历经艰难,以自己的方式和原则在这样一个家庭中抚养子女,度过了几十年,如今依然在寻求更美的生活——她穿戴起闪亮的舞裙,随着音乐尽情表达自己。那一刻,我终于体会到,总有一天,你要长大,你要长高,用平视的目光看着自己的父母,你的心,总有一天,要真正走出过去那片屋檐。

只有这时,才能体会到一些“众生平等”的感觉吧。我们的父母,和我们自己一样,不过是普通的男女,在这一点上,我们并无实质的不同,并不会因为他们在我们的眼中有着“父母”的头衔,就一定会有能力付出一份真正的爱。因此,我们实在没有必要,苦苦地期待他们,或是别的什么人,一定会给予我们天堂般的感受。很多人,大概就是因为走不出这个心结,总是在寻找,寻找那份全然的爱,那份无条件的接纳,那份永不熄灭的温暖。这种寻觅,很美,甚至有一些凄美,但那幅画面中的主角,永远只是一个小孩子,他或她仿佛被施了咒,如同一个小精灵,但却永远失去了成长为一名有力量的成年男性或是柔媚的成年女性的机会。

诚然,在我们心中,总是会停留着一个小孩,然而如果他或她占据了你面对这个世界,特别是面对亲密关系时的主导角色,你就只能拥有一份势能不对等、不平衡的关系,你将无法享受到两个性感的成年人之间平等共舞的美,而且在面对下一代的时候,这种身份也会直接阻碍你成为一名真正的父亲或是母亲。

说起来很有意思的是,在上次心理咨询的时候,我对老师说,我一直很想把对他的称呼从“您”改成“你”,这无关礼节,我只是觉得自己总是像小孩子、小学生一样仰望着他,我渴望着一份更为平等的关系。神奇的是,我清晰地记得,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明显地感觉到眼前的空间在扭曲、变化,坐在对面的老师虽然处在焦点之外,但我看到他仿佛缩小了,而我变大了,长高了,那真的是我在那一刻的感觉。或许,这就是,“长大”?

记得老师在文章中经常说,长大往往意味着“丧失”,我想,有时,这不是一种被动的失去,而是一种主动的放弃吧。某天某刻,我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一句话:“此生不再期待得到谁”。是的,我不再期待有谁来让我“托付”,照顾我,给我一种绝对安全、稳定、温暖的包裹。没有谁,能让我“得到”,我也无法像一个细胞吞噬另一个细胞一样,把另一个人完全纳入我的人生。我是我,他是他,我们是两个独立的个体。这一次,我决定,放弃那种孩童般的期待,放弃继续做小孩子,放弃等待老天的眷顾——放弃,寻找完美的父母。

我要做的,是自己成为自己的父母。难过的时候,自己抚慰自己;低落的时候,自己鼓励自己;软弱的时候,自己保护自己;犯错的时候,自己敲打自己——我自己,对此生负起全部责任。写到这里,我脑中闪现出一句歌词,原谅我又要没正形了,“我——站、在、烈烈风中……”哈哈,或许长大,真的有一点点悲壮的感觉。如同更替舞台背景,那带着粉红光晕的、玫瑰色的、温柔的、暖暖的童年缓缓上升,最终消失不见,取代它的,徐徐落下的,是复杂多元的、光怪陆离的、多维立体的、有着无限纵深的——真实的世界。而站在舞台上的我,不再是一个无助的、只会哭泣的小女孩,我变身为一个成年人,一个成年女人,我昂起头面对这个世界,我的目光,透出前所未有的坚定,我为自己,寻一件战袍抵御风寒,我的手中,渐渐浮现出属于自己的武器,我的眼前,是一望无垠的,苍凉却又孕育着生机的大地。

我听到,一个声音回荡在天边: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评论
热度 ( 6 )
  1. 一元.ALEC 转载了此文字
  2. ALEX.ALEC 转载了此文字
    找自己.

© ALEX. | Powered by LOFTER